伦敦马车夫

经常爬墙 非常博爱的神经病 可逆可拆 冷圈爱好者 很少填坑(……)

【天台风】重庆火锅

短篇一发完 可能会有美食系列
天台风无差 纯吃饭

北平城的某条巷子里新开了一家川菜馆,听说他家的重庆火锅口味正宗,明台便想着要带老师去打打牙祭。
王天风祖籍重庆,是以极为嗜辣。平日里两人生活俭朴,吃得也简单朴素,至多也就是往清汤面里倒一点明台不知从哪儿弄来的辣椒酱了。明台心知自己的老师并非贪图口腹之欲之人,但他也清楚的记得老师尝到辣味时满足得眯起眼睛的神情。
他们平日里有些积蓄,加上眼镜蛇同志时不时地会汇来几笔款子,维系正常生活之余倒也足足担负得起这一顿饭钱。明台便挑了个没有任务的清闲日子拉老师出了四合院的门,说要给他个惊喜。
说是惊喜,其实才走到巷口便露了馅。
临近饭点,餐馆生意红火,火锅辛辣的热气随着鼎沸的人声一起从巷子深处飘出来。王天风闻着空气中浓郁的鲜辣香气,有些惊讶地挑眉:“重庆火锅?”
“是呀,”明台笑眯眯地看着他,语气十分的得意,“隔壁李婶说这家馆子可正宗了,今儿就请您吃吃家乡菜!”
王天风年轻时便离开重庆老家去参了军,后来入了蓝衣社,辗转于巴黎上海等地,再之后去了黔阳的军校。乱世之中,社会动荡,硝烟四起,他满心都是如何抗日如何救国,吃饭也仅仅是为了填饱肚子,从不在意口味如何。他确实是很久没有尝过家乡菜肴的味道了,平日里倒也不甚在意,现在让明台一提,还真突然十分想念。
“可你一个上海人,”王天风顿住脚步,“能吃辣吗?”
“哎呀您不用担心我!我是上海人里的异端,我可爱吃辣了!”明台的表情信誓旦旦。
王天风虽将信将疑,但也由着学生拉自己走进了那家新开张的饭馆。两人找了角落里的一桌坐下,明台一脸兴奋:“您点!”

菜上来了。锅里的红汤冒着热气,火烧得很旺,已经有咕嘟咕嘟的气泡卷着花椒和辣椒翻滚着冒上来。配菜有豆皮、青菜、鸭肠、毛肚、脑花,还有一碟薄薄的牛肉片。除了火锅之外,王天风还要了两碗米饭和一小碗冰粉。
“没点特辣的锅底,怕你吃不惯,这是中辣。”王天风说。他夹了一筷子肉片放进滚沸的辣汤中涮了涮,见肉变了颜色便挑了上来,放进了明台面前的碟子里。
明台把肉片又夹给了王天风:“老师,您先吃。”
王天风啧了一声:“让来让去,一会儿就该凉了,也不知道你这婆婆妈妈的习惯是打哪儿学的……”
明台心知再不制止,老师便又要开始吐槽他大哥“人模狗样”“虚伪做作”了,他赶紧说:“我是孝敬老师,哎您快吃吧,再不吃真要凉了。”
王天风于是放下了这个话题,他把肉片在香油蒜泥里蘸了蘸,然后放入了口中。经过刚才的推让,牛肉早已不像刚出锅时那样烫嘴,是个正适合入口的好温度。肉质薄而嫩,吸了锅中红汤的鲜辣,又裹上了醇厚的油料,两种味道在口中碰撞融合,十足的美味。
如明台所说,汤底非常正宗。这是家乡的味道。
王天风的视线被火锅的热气熏得有些模糊。他孑然一身数十载,突然来了这么一个聪明优秀又讨人喜爱的学生,像只忠心耿耿的小狼狗,像个温暖和煦的小太阳,关怀记挂着他,把他的习惯与喜好认真放在心上。
他的心也是肉长的,怎会不为之动容呢。
“明台……”他一字一句说得缓慢,“谢谢。”
学生愣了一秒,然后便笑开了,眼睛弯弯的像月牙:“我就知道这地方您会喜欢。”
王天风又涮了肉片和豆皮放在了明台碗里的米饭上,红艳艳的辣汤渗进了饭里,混着辛辣与米香的热气窜进明台的鼻子,他忍住了一个喷嚏,连带着一大口米饭把滴着红汤的菜品扒拉进了嘴里。
真他[哔——]辣!!!!
明台其实并不怎么能吃辣。但他知道自己若是显露出来定会扫了对方的兴——火锅是多人一起吃的食物,他们本就只有两个人,他不能吃,老师必然是要将就他的。那可怎么行呢?这么想着,这位极具牺牲精神的上海少爷便努力忽视着舌头上火辣辣的灼痛感,挤出了一个享受的表情:“真好吃,老师您也吃,不用管我。”
他心里想的是,千万别管我了,我就象征性吃几口,再多真的要辣死了。
许是他演技已经炉火纯青,王天风说了一句“没看出来,你还挺能吃辣的,比你哥哥们强不少”就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明台的内心已经要哭出来了,但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他面不改色:“哎您怎么还给我挑呀?我自己会涮的,您快好好儿吃吧。”
王天风不疑有他,便愉快地投入了家乡味道的怀抱,吃得不亦乐乎,简直想大呼一声过瘾!但他也没忘记关怀自己的好学生,时不时的要说上几句“多涮点儿,别光吃米饭””是不是不敢吃脑花?亏你还是我学生”“怎么不夹菜啊,不合你胃口吗”。
明台听了连连摇头,自我证明一般地涮了一大筷子青菜就往嘴里放,然后被辣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可怜的孩子,没人教过他,菜叶子最吸辣了。
王天风看着年轻恋人泛红的眼眶和红肿的嘴唇,心下了然:还说自己能吃,看看,都被辣成这样了,逞什么能呀?
但他还想逗逗明台,于是伸筷子涮了鸭肠作势要往他碗里放。
“老斯我不要了——”明台被辣得晕乎乎的,大着舌头下意识护住了自己的碗,眼泪汪汪地瞪着对方,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自己暴露了。
王天风笑得十分促狭:“怎么,你不是说你能吃辣吗?”
明台就很委屈,他一委屈上海口音就出来了,连带着声音都显得软软糯糯的,有种很浓的撒娇味道:“我哪里晓得这火锅有这么辣的呀,这不是陪侬吃嘛,侬还笑我。”
王天风突然呛到了。
他咳嗽了半天,总算是平复下来了,表情复杂地把那碗冰粉推到了明台面前:“好,不笑你。吃这个吧,这是甜的,解辣。”
明台鼓着腮帮子拿起勺开始舀冰粉吃。他闷闷地想,老师一定是嫌弃自己的口音了,唉,平时普通话说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回去了呢。
而王天风一边嚼毛肚一边想,太失态了,就算明台的口音可爱他也不该有那么大反应啊。他又想,以后私底下一定多逗逗明台,让他多说说上海话。

至于有没有成功,就没人知道了。

唯一知道的是,曾经号称“红汤锅才是正统其他都是异端这是重庆人的尊严”的王天风,突然开始吃起了鸳鸯锅。
某次来串门的明楼先生表示,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END】


没想到真的出了系列,下一篇戳糖炒栗子与冰糖葫芦,再下篇戳四季有味

评论(1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