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马车夫

经常爬墙 非常博爱的神经病 可逆可拆 冷圈爱好者 很少填坑(……)

……………您一个搞笑推主捅起刀来怎么这么顺手
“He offered me the galaxy.
All I wanted was a hug.”

又一段卢走天&马哈苗的摸鱼

摸鱼 引用的故事出自《卢克天行者传奇》 故事发生在贾库不是明摆着可以跟芮芮联动吗!需要更多的卢&芮

激情摸鱼 马哈苗&卢走天的水仙邪教 脑洞来源是后两p

一个走天父子五十度黑暗面的摸鱼,没有节操和道德底线,日卢使我快乐!(up主已被爸爸掐死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变成后妈?!我一直都这么相信你!”
“因为我是你的老师,你赢不了我。”
“我没有你这样的老师!我的老师不会发刀片,他更不会写BE!我的老师是王天风,他是一个铮铮铁骨的甜文太太!”
“我们船的饭圈,成天掐攻受,已经乱透了!我们呢,我们辛辛苦苦发糖得到了什么?连个小红心小蓝手都没有!我本来不想写虐,可我继续写甜文会有什么下场你难道不清楚吗?!很快,你就会是下一个!别再坚持了,明台,早点放手。”
“我船饭圈早就已经乱透了,可是我们一直在坚持,因为我们有发糖的责任,我们有HE的信念!这都是您教我们的啊!老师,你为什么要放弃?!你对得起你的粉丝吗?!”

一个 同人写手AU吧 大概 我这两天肝数学肝得脑回路都比较有病

明台感冒了,就在格斗测试的前一天。
他脑袋昏昏沉沉,身上一阵一阵的发冷,每过一会儿就要抬手擦一把刚刚流下来的清鼻涕。
真是造孽。明台对天发誓自己一没作死二没踹被子,感冒纯粹是天不时地不利人也不和,找不到缘由,没处怪罪。
他本想去跟王天风撒个娇耍个赖,求他把自己的考试时间延后两天,却想起老师曾经万分严厉地说过什么“战场上敌人不会因为你身体不舒服就停下进攻,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我不例外,你不例外”云云,只好作罢。
那还能怎么办呢,只得受着。

明台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一天是怎么撑下来的,他感到头晕,整个人都不甚清醒,因为擤鼻涕的次数太多,鼻子周围的那片皮肤都被纸磨得有些发疼,鼻腔也酸酸的,十分难受。
晚上吃饭时,他照例同王天风一桌。
他老师看他的眼神有些复杂,似乎是在纠结,目光里有点不忍(这或许是明台生病的大脑自己臆想出来的),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昨天晚上踹被子了吧?”王天风开了口。
明台感到非常委屈,他带着浓浓的鼻音回答:“真没有……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会这样。”
他方言都出来了。
王天风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没接话。
切,一点都不关心我。明台更委屈了,他气鼓鼓地往嘴里扒饭。感冒使人失去胃口,他有点儿恶心,但努力忍住了干呕的冲动。

夜里回到宿舍,明台发现自己的枕头上放着一个小纸包,里面是几片感冒药,旁边的地上是一只装满了水的热水壶。

转天的测试,王天风破例亲自来当他的考官。
不出意外的完全没放水。
却在一个礼拜后给了他一次补考的机会。

------
老子感冒了,明天还有collection,天要亡我

之前那个魔术师AU的脑洞,拿原剧截图拼了一下,发现其实不搞AU也是可以的2333
原脑洞:
小明给老师打电话说:老师我给您变个魔术呗!
老师:你打算变什么?
小明:我给您变个对象出来!
然后他就嘭的一下跟一堆玫瑰花一起出现在了老师面前
老师:(笑)礼尚往来,我也给你变一个吧
他说完,把小明拽过来亲了上去

跟风玩个梗

昨天一个军统特工给我分享了他爱人兼老师的事情。

这个特工22岁,是个上海滩的小少爷;他男朋友比他大十多岁,是他在军校的老师,他们在一起快1年了。坦白来讲,他男朋友确实符合了很多人对于一个军校教官的偏见,「刻板严谨」,「不懂浪漫」,「特别务实」,「越心爱的学生越是百般折磨」,甚至是让人感觉这人有点不好相处。

但用这位小少爷的话来说「我觉得这也不算大问题,虽然他有时候脾气不太好,但为人正直负责,并且特别厉害。毕竟,哪有完美的人呢。」

他们上个礼拜有过一次很不愉快的矛盾,因为他原本准备带他老师去维也纳玩儿,少爷家在维也纳郊外的别墅都让人给收拾好了,老师却说不去,理由非常简单:山河破碎国将不国,你还想出去玩?维也纳,我看你像维也纳!小少爷气得脸都绿了。小少爷问他能不能请个假,放松一下再回来继续斗争,或者去巴黎也行。但他老师都是非常严厉地回答:
「不行。出去!」
「不行。出去!」
「不行。出去!」

最后老师就说了句「这里是军校,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小少爷很不服气,然而只能作罢。

然后小少爷就开始赌气。

前天晚上,他俩按惯例在食堂同桌吃饭。小少爷非常沉默,他还在生气,于是专注于埋头扒饭。他老师开口打破沉默:
「怎么了,一声不吭啊。」
「跟您没话说。」
「没话说,还是不想说?」
「不想说。」
「现在还是永远?」
「最好是永远。」
「有本事,你就永远别说。」

小少爷说他当时听到他男朋友说出这话的时候,心凉了半截,觉得果然是感情淡了老师都不哄他了。
他泄愤一般的用力盛饭。
他男朋友放下了筷子,目光认真,神情严肃:
「我等下给你一个小时收拾行李。」

小少爷懵了。

我代入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如果我是这个小少爷,估计脑袋里已经有n个情节在过场:完了,我老师不要我了,他要放弃我了,我都还没毕业呢,他就要赶我走了。

「你什么意思?」
「你记不记得你问过我我祖籍哪里?」
「记得,重庆啊。」
「我记得你当时对这个话题特别在意?」
「……是啊。」
「还说很遗憾自己没去过重庆?」
「您当时说现在日军轰炸重庆,无数房屋被毁,百姓都生活得提心吊胆。说这个干什么?」
「你知不知道现在哪里最需要我们?」
「上…上海?别告诉我你真要赶我回家!」
「不对,是重庆。有个新任务,我带你一起去重庆执行。」
「???」
「不去不行,这是命令。」
「?!!」
「你不是就想跟我出去透透气嘛,准了。」
「准了?!!!!!!」用小少爷的话说此时他直接把饭碗拍在桌子上了,整个食堂的学员都抬起头来看他俩。

「诶,你不是不跟我说话的嘛。」他男朋友还逗他。
小少爷鼓着腮帮子看着对方,有点不好意思。
「我就知道你会准的。」

「你这种激动其实是毫无必要的。虽然是我跟着你一起,但此次任务主要是为了考察你作为特工的素质和能力。任务结束我要根据你的表现给分,算入毕业成绩。」他老师微笑道。
小少爷被米饭呛到了。

他老师继续说:
「而且我想过,这波不亏,我相信不会有教官能比我这次更用心。我预告这次旅行之后你就能够适应实际任务中的压力,学会应对突发状况。你来军校马上就要一年了,我带你出一次任务,也算是很负责了。」
「你想想,老师亲自带你去重庆出任务了了,你同学应该也会觉得超级羡慕你的吧」
「你平复下情绪,平复不了就去操场跑五圈。」

小少爷最后和我说,那天他绕着军校操场跑圈的时候,边跑边哭。
「我没有想过当时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老师能记这么久。早知道我就不瞎问了。」

想起明家大哥明楼的那句话:
「王天风他就是个疯子!」

原帖地址:https://m.weibo.cn/1840483562/4193166884703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