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马车夫

经常爬墙 非常博爱的神经病 可逆可拆 冷圈爱好者 很少填坑(……)

梦里的雪(HWH 电影向 短篇fin)

Watson常常会做一个梦,梦见Holmes将手扶在他的腰间,与他共舞那一曲华尔兹。

音乐很温柔,空气中似乎有着潮湿的芬芳,像是夜晚的味道。男人的手臂牢牢地环着他的身体,不给他半点抗拒的余地,而力道却那么那么的轻柔。

淡淡的烟草味环绕着Watson,让他几乎沉醉。

有节奏的舞步中,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空灵缥缈得仿佛来自远方:“我们回家吧,Watson,Watson……我们回家……”

回我们在贝克街的家。

Watson在心中下意识地补充道,却忽然一悸。他明明,已经和Mary结婚了啊……哪里还有什么,“他们”在贝克街的家呢……

正想着,烟草的香味忽然消失了,他猛地抬头,发现那人已经如同午夜伦敦的雾气般消失,仅留下腰间残存的余温证明着那段舞的存在。

他开始疯狂地奔跑,下意识地向天台的方向跑去。

脑中有一个声音叫嚣着,呐喊着:Holmes,Holmes,等我,你等等我……Holmes,我就快要跑到了,我就快要打开那扇门了……Holmes……求你,等我一小下,好不好?

然后他悲哀地发现,那段明明很短的路竟然可以变得那么那么的长,长得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Watson的腿因为长时间的奔跑而微微有些颤抖,战场上受的旧伤连累了他,他却忽然想到了初次见面时那人说的话:“我看得出,你从阿富汗来。”

我看得出,你从阿富汗来。

我看得出,你是一个勇敢的军人。

我看得出,你喜欢同我一起的冒险。

我看得出……

——“What do you see?”

——“Everything.”

是啊,那洞悉一切的灰色眸子里可以映出整个世界的倒影,那么,Holmes,你有没有看出来,有没有看出来其实我……

Have youperceived that I……

Watson猛地推开那扇雕花的木门!

……love you?

一瞬间——

他看到,Holmes伫立在漫天的飞雪中,恍惚间有种妖娆的美丽。

他看到,Holmes身上那件刚刚与他跳舞时穿的西装,在雪花的抚摸下显得那么的单薄。

他看到,Holmes心爱的木制烟斗刚刚掉落在地,有残留的火花从烟斗中蹦出,一点点烟灰掉在地上。

他看到,Holmes灰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晶莹得让他看不懂的感情,那英俊脸庞上的表情,温柔却又悲伤。

他在一瞬间看到了那么多那么多。

却也只有一瞬间。

因为下一瞬,男人闭上了眼,露出了死而无憾的神情。然后双腿用力一蹬,便与那欧洲最危险的罪犯一起消失在了夜色中的莱辛巴赫瀑布下。

他还没有来得及冲过去,没有来得及抱住他,没有来得及为他披一件衣服,没有来得及为他捡起那烟斗,甚至没有来得及喊一声Holmes。

一切成为了虚无。

天台的那边空空荡荡,仿佛从来没有人在那里出现过。而厚厚的积雪中间凹陷下去的部分,却残存着那人的温度。

然后他似乎又闻见了跳舞时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香,眼睛变得涩涩的。突突跳着的心脏,开始钝钝地疼。

他踉跄着走到窗边,Holmes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漫天飞雪中。雪花落在他的脸上,点点冰凉。

接着是晕眩、混沌,天地仿佛化为了一片虚空,只剩下了洁白的雪花,轻盈的飘着,不知疲倦。

然后,梦醒了。Watson发现自己正躺在贝克街221号B座的扶手椅中,炉火烧得正旺。外面,雪花跳着优美的舞步轻盈地落下,仿佛是那天的华尔兹。

他起身为自己倒一杯尸体防腐剂,低笑着一饮而尽,想象着那个人当初喝下它时的心情。

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从前在贝克街的那个雪夜。那时,他们两个,还在一起,仿佛永远也不会分开。

……

“Watson,我不喜欢雪。”男人站在窗边,望着被白雪覆盖的贝克街,忽然说道。

“哈,一向理性的大侦探竟然也有这么矫情的时候?”他半开玩笑的嘲弄着,等待着Holmes的反应。

“因为雪花生性凉薄,却又渴望得到温暖。而落到人类的掌心,结局却是被融化。因此,等待他的只有两条路——孤独一生,抑或是为了片刻的温暖毁灭。然而如飞蛾扑火般地,雪花还是要拼尽全力落入那温暖的地狱。多么可笑,多么……可悲。”

……

尸体防腐剂的味道竟然没没有想象中那样难以接受,开始时竟还有点甜甜的,可是咽下去后,嘴里却残留着久久不散的苦味。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结婚前的那个晚上与Holmes的对话。

——“Who wants to die alone?”

——“So……you’llsettle down ,have a family ,and I’ll……die alone.”

男人说这话时的表情装作毫不在意,可是如子夜烟花般落寞的眼神和稍稍颤抖的声线却暴露了他埋藏在心底的情绪。

然后,他结婚了。

然后,他死了。

Die alone。

一张纸条粘在了尸体防腐剂的瓶子底,Watson将它揭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那个冷静孤傲的侦探嚣张的花体字——

『Although I know that you care so much about me ,I have no choice,Watson……It’s my fate.』

——你对我那么好,就像是我孤寂世界中仅有的阳光。但是我却没有办法贪恋你给的温暖,因为靠理性思维思考的、生性凉薄的我就像是雪花,温暖的感情会将我毁灭。被情感左右判断,是推理的大忌。为了大众的利益,以生命的代价毁灭Moriarty,是我的职责,更是我的宿命。

Watson看到这里时笑了,泪水却滑落了下来,星星点点,滴在纸上。

果然……那个理智的侦探,是不会贪恋那一点温暖的感情的,他有他的责任与使命。而自己,也永远无法真正走进他的心,营造一个幸福美好的结局。

 

A医生默默的起身,却看到纸条飘落在了地上,露出了反面被无数遍写下却又划掉的句子——

『John……I love you .』

——明知感情是我的大忌,而我,却还是如飞蛾扑火般地,爱上了你。

 

B医生默默的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了那把落满了灰尘的左轮手枪,声音轻得恍若叹息:“Holmes,你这个自私的家伙,竟然什么都不说就这么离开了呢……那么,我去找你,好不好……”

深邃的夜晚里,突兀的枪声惊吓了停在屋顶上的飞鸟。鸟儿振翅高飞,蹭落了一点洁白的积雪。

谁也没有注意到纸条飘落在了地上,露出了被无数遍写在反面却又划掉的句子——

『John……I love you .』

——明知感情是我的大忌,而我,却还是如飞蛾扑火般地,爱上了你。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