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马车夫

经常爬墙 非常博爱的神经病 可逆可拆 冷圈爱好者 很少填坑(……)

Scar(拉郎 PWP)

Tom Riddle/Tony Stark
拉郎
PWP
刚从霍格沃茨毕业不久的Riddle和队3的Tony
-----------
“你来了。”Tony说。他穿着破损的盔甲躺坐在水泥地上,Steve的盾牌就丢在他脚边,他觉得自己没力气爬起来去捡它。西伯利亚的风有些冷,他感觉自己的声音带着点颤音。
年轻的黑巫师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眉毛皱成一个不赞同的形状。他快步走近钢铁侠,向对方身上丢了一个无声无杖的检查咒语。
“我才多久没过来,你就把自己搞成了这样。”Riddle说道,他把手探到Tony身后扶他坐起来。Tony咧嘴对他笑:“一个月又十三天。”
Riddle喷了下鼻息。
“嘿,我也想你,Tom。”
Riddle不喜欢别人叫他的名字一一他那低贱的麻瓜父亲的名字。但Tony不乐意喊他伏地魔,他说那个称呼一点美感都没有。Riddle懒得和他计较。
“做好准备,我要带你幻影移形了。”他用手臂环住对方被盔甲包裹的身体,“会有点儿晕。”
Tony却抬起手制止了他,然后指了指不远处那个漆着星星的盾牌。
Riddle瞪着他,露出了“你是认真的吗”的表情,但他最终还是在对方棕色眼睛的注视下妥协了。
随着“啪”的一声,他们和盾牌一起消失在了西伯利亚的冷风中。

脱下盔甲的Tony把他皱皱巴巴的脏衣服从身上拽了下来,换回了他最近常穿的那件白衬衣和黑色马甲。他觉得有些闷,只把衬衣下面的几个扣子系上了,胸口的部分敞着,隐约露出反应堆留下的疤。
Riddle坐在Tony卧室里的长沙发上,他的巫师袍略微有点长,在大腿边堆叠出些许褶皱。他说:“过来。”
Tony便向对方走去,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沉,大概是因为过于疲惫。
Riddle对他胸口裸露的皮肤投去不怀好意的一瞥,他问道:“你很热吗,Stark?”
“是Tony。”Tony纠正他的称呼,他坐在了少年旁边,“我不热,事实上还有点冷。”他的手臂上全是鸡皮疙瘩。
Riddle不可理喻的摇摇头,他伸手把Tony拉近自己怀里,用袍子裹住对方。
“你不介意我用摄神取念吧?你看起来不像有心情给我讲解来龙去脉的样子。”他询问道,这个问题听起来更像陈述。
Tony不置可否地哼哼了一声,对上Riddle的眼睛。
看完对方的记忆,巫师沉默了半晌。他最终叹了口气,把Tony的头按在了自己胸口。Tony没错过他眼里闪过的愤怒和冰冷。
“你过分善良了。”Riddle说道,他的手指轻轻在Tony的后背上画着圈。钢铁侠靠在巫师的怀里,他的脸上和肩部还有没痊愈的伤,看起来异常脆弱。
“你太过善良了,”少年模样的黑魔王重复了一遍,“你总把不属于你的过错揽到自己身上。无可救药的英雄主义和自我牺牲精神。”他啧了一声。
Tony感觉很累,他觉得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于是他只用脸蹭了蹭对方胸前的衣服。
“你拿一颗真心对待他们,他们却肆意伤害你,离开你。”Riddle的声音很冷,但他的手却是暖的,他用左手轻轻拍着Tony的后背。Tony知道他的右手揣在口袋里,握着那根紫杉木的魔杖。“你付出了一切,失去了一切,可你还剩下什么呢?有人珍惜过你的付出吗?有人在意过你的伤痛吗?”
Tony低声呜咽起来,他想反驳,可感觉喉咙里堵着东西。Riddle可以让自己很有说服力,他的话使得Tony的心脏疼了一下。
Riddle亲吻他的头发,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我不会再让那些人伤害你的,他说。你是我的。
“这个被你保护的世界不领你的情,我就把它捧到你的脚下。”
Tony很累了,他懒得和Riddle争论有关统治世界一一麻瓜界一一的问题。或许等他感觉好些的时候,他可以继续同Riddle争辩、跟对方讲道理,而现在他只想做些什么来放空他的大脑。
于是他抬起头吻了Riddle。
Tony伸出双手抓着少年的黑发,不顾一切的亲吻对方。他紧贴着Riddle的身体,如同溺水的人抓紧最后一根浮木。

以下情节走微博:http://m.weibo.cn/2284286491/3976547171777408?uicode=10000002&mid=3976547171777408&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3976547171777408&lfid=2304132284286491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sourcetype=page&lcardid=

评论(1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