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马车夫

经常爬墙 非常博爱的神经病 可逆可拆 冷圈爱好者 很少填坑(……)

铁哈铁 时间碎片

Tony Stark/Harry Potter
拉郎。
他们在梦里相遇。

托尼第一次遇到哈利的时候他21岁。
托尼小的时候很少做梦,即使是做了,醒来后也不记得内容。
他从不在意梦境,他的大脑太过于聪明和精密,他更乐意把它用在那些机械、图纸和代码上,而不是思考自己的潜意识前一夜飘忽到了哪里。
梦都是假的,他比谁都清楚。

但是1991年的那个冬天,母亲弹奏的钢琴曲调还未完全从空气中散去,他裹着毯子蜷缩在沙发上,怀着微弱的希冀想着自己如果现在睡去,是否能梦见父母的样子。
身上的毯子很厚,屋子里开着暖风,他却仍觉得冷。
他没有哭,所有人都认为他会哭,但他没有。他只觉得自己被无限的空虚包围着,他的眼睛刺痛,喉咙处感觉仿佛堵了什么东西。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托尼的眼前站着一个男孩儿,男孩有乌黑而杂乱的头发,和一双漂亮的绿眼睛。
一个陌生人。
他的父母就连在梦里也不肯出现。
男孩先开了口,他的视线好奇的盯着托尼:“你是谁?”
“托尼斯塔克。”他回答道,有些惊讶男孩对这个名字毫无反应(不,这是个梦,托尼,梦里的人没必要听说过你)。“你呢?”
“哈利波特。”
哈利看着他的表情,脸上绽放了一个轻松而快乐的笑容。
“很高兴认识你!遇见你真好。我在女贞路没有朋友,只有姨妈姨夫和表哥一一他们讨厌我。而我的好朋友罗恩和赫敏…”他顿了顿,“他们将近一整个暑假都没有联系过我了。”
我的梦境构造真详细。托尼想。
男孩一一哈利一一的神情看上去有些孤独,托尼知道那种感觉,他自己的孤独深入骨髓。这让他没法忽略这个孩子,他从哈利身上看到了一点自己的影子。这大概是他潜意识的作用,在梦里衍射他的孤独。

“你的父母呢?”托尼问。他觉得即使是在梦里,有个人说话的感觉也不赖。
哈利沉默了一会儿。
“他们死了。”他说。“在我一岁的时候,我的父母被杀了。我的额头上留下了这个伤疤,邓布利多教授说我的妈妈用生命保护了我,给我留下了爱的痕迹,他说那是无形的,而我更愿意把它想成是这个疤,这样就不那么抽象了。”他伸手撩开自己的刘海,好让托尼更加清楚的看到那闪电形状的疤。
托尼的内心颤抖了一下。他感到一些感同身受的悲伤,又觉得有些失落,他的父母连一道疤都没给他留下。然后他暗暗唾弃自己这个念头一一至少他已经21岁了,而这个孩子看起来不过十岁出头,他连有关自己父母的记忆都没有。
“我的父母也死了。”他听见自己说。
他忽然有一种倾诉的欲望,于是他就照做了。他给哈利讲了自己的童年,讲了霍华德,讲了那场车祸。
他不知不觉泪流满面,压抑了许久的泪水滑落他的脸颊,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哈利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前,轻轻的抱住了他。男孩儿的身高才及他腰,他却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和慰藉。
哈利的身体很暖,他觉得这个梦有些太过真实了。

托尼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脸上满是干掉的泪痕,他的脸因为泪水含有的盐分有些微微刺痛。他不觉得冷了,大概是毯子的功劳。
他忽然有点希望那个梦里的男孩是真实存在的。

-TBC-

评论(11)

热度(44)